人类是改版后的鱼 190114

栏目:背景 来源:YOKA时尚 时间:2019-09-28

林宥嘉

《成全》

2013垦丁春浪音乐节

林宥嘉

《突然想起你》

张靓颖

《终于等到你》

在最好的年纪遇到你,才算没有辜负自己

李荣浩

《年少有为》

于文文

《体面》

胡夏

《那些年》

周杰伦

《七里香》

当月半亻仑还有下颌线的时候

朋友圈光鲜靓丽,口袋空空如也,“吃土”是常态,在精致道路上拿出十八般武艺、拼尽全力

显性奢侈”是融入现代都市的一种方式。

当年轻人争相穿上消费文化这件城市生活的羽衣,一定程度上是在求一种安全感。一两件奢侈品——品味的必要彰显;每场不落的电影——社交的有效谈资;与小姐妹一同订健身餐——保证观念不落伍

社交网络搭桥,网红买手助推,更是大大促进消费知识的扩散

消费文化的爆炸式发展、消费预期的代际变化以及“贫困线”背后的心灵曲线。——对即时自我的奖励

物质社会循循善诱地挤眉弄眼,要求刷新生活模式、体验新的消费,但消费能力的真实局限,却让他们既要接受物质的相对匮乏,更承受着体面和尊严的丧失感。

——@人民日报 何鼎鼎

实名举报北航教授陈小武的毕业生罗茜茜说:请别辜负我们的勇气和期待。  平静、坚定、不愤懑,这句话就杵在那,像一个地标。  

“被性骚扰者”这个标签在中国的某些语境里,天然带有耻感。标签不过是别人的目光,总比压在自己身上的沉默好。说出来,才不会是压在心里随时可能爆发的火山。

Me Too

在这些故事里,有无法直面之后惨烈的自戕(qiang 1=自杀)。有陌生女孩在一场风暴里变成了互相支撑的命运共同体,也有说出来重新回到生活的风平浪静。性侵总是带着权力的影子,她们选择进入风暴,也承担了所有的后果。她们是寻常日子里的号角,是普通人里的任侠。(任侠:有义气,能见义勇为的人)

2018年度女性之光——在2018的众声喧哗里,她们是让人心安的这个世界的支撑。

——《人物》张寒

《人物》2018年度面孔第一次全部女性(在国家层面上拥有现象级意义的女士)

在这一年,来自女性的讲述、提问、发声正变得前所未有地清晰与郑重,她们尝试着打破既有文化为其塑造的外壳,以尽可能丰富的面貌去生长,探索,推动变革

我们所记录的并非女性的成功,而是在成长之路上她们所遭遇的困境、展现的勇气。

这一年,我们关注性别标签中的阶层板结,其实也在关注每一个群体中曾经失语的那一方。

用一些图片来缓解一下大量文字带来的疲倦

清 康熙 月白釉柳叶尊

 “月白”即“月下白”,

指白色在月色下呈现的这种极淡的非青非蓝的颜色,在展牌上的英文就是“moonlight glaze”。

淡雅匀净犹如碧空之色

清 康熙 豇豆红釉莱菔尊

别名:美人醉、娃娃脸、桃花片(豇jiang 1豆)

主要是文房具,无大件

清人洪亮吉赞其:

绿如春水初生日,红似朝霞欲上时

《张弥曼——只属于极少数人的夜晚》

文丨李斐然

张弥曼

1936年4月17日出生于江苏南京,原籍浙江绍兴,古脊椎动物学家,中国科学院院士、瑞典皇家科学院外籍院士,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、博士生导师

一个活在光圈之外的科学家。

爱因斯坦庆祝Max Planck(普朗克)60岁生日时:科学庙堂中被天使宠爱的那种人——有点怪,沉默少言,孤身一人。把他引向科学庙堂的动机不是官爵名利,也不是虚荣私心,而是一种渴望“纯粹世界”的愿望,希望从嘈杂的窄巷逃向宁静的山顶,找到在个人经验范围内所找不到的宁静与安定。

在这里,时间以另一种尺度计算,不是去考虑一年365天,而是去思考地球已有的46亿年。

对张弥曼来说,让她毕生着迷的,是这个万物演化的世界,这个又热闹又孤单的学科。面对化石那一刻,房间里仿佛重现许多遥远时代的生命;但那一刻,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。


“她会不计成本地去做一些外人看来很小的事情。”


这个学科解锁的都是遥远的历史。

在古生物学家眼中,人类就是改版后的鱼。直到现在,我们身上还保留着来自遥远祖先的痕迹——我们从鱼类祖先继承了绵长曲折的喉部神经路径,胎儿出生之前还有过鳃裂消失的阶段,背部和腕关节的主要骨骼都是从水生生物进化而来的。

杨氏鱼↑ ↑ ↑

将所有古生物学家对遥远过去的认识一点点拼凑在一起,就是一个绵延至今分支复杂的生命演化树。越靠近演化树根基,越接近人类起源的根本命题:我们是谁?从哪里来?到哪里去?


邱占祥:“这门学科带来的最大乐趣,无非就是由不知到知。科学是一个非常大的东西。一种生物,我这一代人原来也不知道它是什么,我们一点点去知道,这对我来说就很足够了。你知道的每一点,都可能是将来别人继续知道的基础,就这样一点点滚雪球,这就是科学的前进。”


就这样,古生物学家还在一次次奔赴野外,用地质锤敲击着大地,寻找锁在石头里的鱼。努力也好,运气也好,大家都在等待一个机会,去推进一点科学的前进,解锁演化树最接近树根的关键节点——第一条从海洋爬上陆地的鱼,到底是谁

在演化中所经历的起起落落,会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?


张弥曼在上个世纪用非常原始的连续磨片法做的模型,直到今天依然是经典——目前最先进的技术也无法实现的极致还原。——虽然那是原始又辛苦的方法,但因为人的投入,只有二十厘米的小小化石,每一个科学细节都舒展到了极致的状态——有一种艺术的美感,那是一种令人窒息、也令人敬畏的战栗感


毕竟,我们又进了一步,是我们作为人类,对世界的了解又近了一步。


“她外表贤淑恬静、说话轻声慢语,可做起事来干脆果断,骨子里坚韧不拔,委实令人钦佩不已。”

(背景:她的实验对于她的导师,当时的业界巨佬雅尔维克是“著名的反对”,然而雅尔维克还是会寄贺卡给她)最后一张上是瑞典过圣诞时所有人都会一起唱的一首歌——


夜幕降临,笼罩庭院和屋宅

在没有阳光照耀的地方,四处阴沉暗淡

她走进了我们黑暗的家园,带来了点燃的蜡烛

圣露西亚,圣露西亚

“做科学,你做一辈子也只是其中的一部分。也许会成功,也许会失败,我很欣赏这个过程。”


她深知再大的热闹迟早都是要散去的,这个世界只有一件事不变——夜晚是终将到来的


❤ ❤我相信从演化的角度看,人类这个物种最后也会灭绝的。我们也只能在世界上活一生,永远不会再回来。我们作为个体,也只不过有的长一点,有的短一点。我的时间比你们少得多了,也许明天都不知道,所以现在无论什么事情都尽量地enjoy。


我觉得你活过了,努力过了,enjoy过了,所有你的事情,失败过,小小地成功过,就很好了,这样就行了。至于别人承不承认,感没感觉到,不重要,因为被人发现是各种特殊原因凑成的,重要的是,你自己觉得开心就好。❤ ❤


“自由比权利重要,知识比金钱永恒。

平凡比盛名可贵,执着比聪明难得。”

古生物学家毕其一生追寻的就是这项遥望过去的迷人事业。

它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明白的乐趣,那是只属于极少数人的夜晚

我的体验:

在去读大家的日子里,不宜刷睫毛膏。

眼泪在对大师们高山仰止的时刻,是最自然的产物。

从前冬天冷呀 夏天雨呀水呀

秋天远处传来你声音暖呀暖呀

你说那时屋后面有白茫茫茫雪呀

山谷里有金黄旗子在大风里飘呀

我看见山鹰在寂寞两条鱼上飞

两条鱼儿穿过海一样咸的河水

一片河水落下来遇见人们破碎

人们在行走身上落满山鹰的灰

——高晓松作词《万物生》

你从一座叫“我”的小镇经过

刚好屋顶的雪化成雨飘落

——格非作词《如果有来生》

欧杨学姐自己也根本看不出来呢……不过有外援

我航哥,一秒钟认出了我在大一鬼画符的笔记

我自己辨认了五分钟

为汉语言文学界专家jyh喝彩!

(第一二个字)

不禁为即将继承我毛概书的小陈捏一把冷汗

为什么jyh能发语音??
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