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信部原部长李毅中:谈我国汽车产业的几个热点话题

栏目:众测 来源:中国金融时报 时间:2019-10-09

日前,由《中国新闻周刊》举办的“驭见未来”中国汽车影响力论坛上,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、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发表了题为《汽车产业几个热点问题的粗浅思考》的主题演讲。在演讲中,李毅中主要探讨了五个问题:

 

1、汽车工业的瞩目成就

2、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

3、调整完善对新能源汽车的支持政策

4、今年全国汽车产销量出现负增长

5、新能源汽车替代燃油汽车


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、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


以下是演讲实录:


汽车是中国支柱产业


汽车产业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,增加值(不是销售收入)去年是2.1万亿人民币,大概占了工业总产值的7.4%,占了GDP的2.5%,是个大的产业。我国汽车产销量在2009年金融危机中,由于政策的拉动开始位居全球第一,一直到现在。今年有所下降也有2800多万辆,其中自主品牌占了一半,乘用车的自主品牌占43%。尽管这两年增加不多,但是43%的数字还是可以的。尤其是新能源汽车发展迅猛,前年的产销量79.4万辆、77.7万辆,都是53%、54%的增长。2018年的数字还没有出来,估计要超过110万辆,增幅也超过了50%,保有量250万辆(有的说是280万辆),产量和保有量足占了全球的一半。



我国的新能源汽车工艺路线是比较明确的,大概在前四年经过充分的讨论,确定了它的工业路线,就是以电动汽车为主,包括纯电动、插电式混合动力,以及燃料电池等等各种形式的工艺路线。这几年我们围绕电池、电机、电控、充电装置进行自主攻关,采用互联网、车联网、人工智能、先进技术实现自动驾驶、无人驾驶,通过智能网联汽车(前年成立了联盟),优化了人、机、信号、道路实现了智慧交通,这些年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和显著的成效。总体来看,我国汽车工业发展水平有些已经进入了世界的前列,当然还有有些不小的差距。尤其是核心技术、关键技术的自主可控、关键零部件、关键材料的比率,以及我们电动车动力电池,现在能量密度的指标还不是很先进,这些方面我们都要加快自主创新,让我们向中高端发展。


进一步开放总体有利


去年7月1日起,我们汽车整车进口的关税由25%下调到15%,零部件进口的关税由8%~25%统一降到6%,这个力度够大的。而且要分期放开汽车合资企业外方的股比限制,2020年放开商用车,2020年放开乘用车。去年首先放开了新能源汽车和一些专用车的限制,比如社会比较关注的特斯拉,率先在上海全资建电动汽车制造厂,前两天报道已经开工了。

 

据悉,德国、日本的一些知名汽车公司也都在跃跃欲试。宝马公司表示,到2020年它现在和我们的合资公司的股比要由50%提高到75%,极大的调动了积极性。这进一步调整了我们优胜劣汰的机制,确实会给国内的汽车制造企业带来冲击。


 

回忆一下,上个世纪80年代,我国的黑白家电那时候对外开放。也是给国内黑白家电的企业带来很大的压力,优胜劣汰确实倒了一批,但是黑白家电的对外开放是最成功的,可以说它是我们国家制造业里市场化程度最高的行业。这种倒逼机制激发企业的活力和动力,有力的提高我们企业企业的火力,促进企业产业调整结构、创新品牌、转型升级,有利于我们更多的融入世界的汽车市场,提高竞争力,可以应对各种形势的贸易保护主义。

 

我们当今的汽车工艺和80年代、90年代的汽车产业,黑白家电不可比了,我们现在的实力很雄厚,有自己的专利、品牌,我们可以做到自主品牌。


新能源支持政策逐步完善


2016年开始我们实行财政补贴政策,发挥了有效的作用,因为当时新能源汽车还处于幼稚期,这也是国际通用的做法。随着产业发展政策做了两次调整,也就是大家说的补贴退坡,2020年以后将全部退出。政策总是有时效性的,另外车补也有一些争议。

 


同时,我们实施了乘用车汽车平均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,也就是大家说的双积分,双积分制一方面鼓励发展新能源车,同时鼓励优化燃油汽车降耗减排,一个补贴退出,一个双积分,得到了社会共识和业界的响应。与此同时,对新能源汽车不限购,不限行,免征购置税,免收过路费、停车费等等都有一些差异化的管理上的优惠,所以仍然可以给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以政策支持。


如何正确看待汽车产销量负增长现状


据统计,今年1到11月,全国汽车的产销量大概下降了1.7%。刚才会前我们汽车协会的同志说,全年销量负增长,其中10月份-9.2%,11月份-16.7%,这是十多年来没有出现过的。汽车的产业链延长很长,辐射带动效果很强,如果汽车产销量下降,一定程度上会拖累整个经济的增长。比如我看报表,今年重庆市、上海市工业增加值的增速明显回落,不是一般的回落,而是跌落,甚至在最后两三个月出现了负增长。据了解,一定程度上是受了当地汽车产业的影响,因为汽车产业在重庆和上海占很大的比率。

 

希望业界做一些分析,这个是短期的,周期性的,还是长期的,一定程度上除了前期1.6升及其以下的乘用车购置税减半一定程度上透支了市场的需求,把基数抬高了,是不是与当前经济放缓,市场消费走弱有关。我看是有关的。总体来看,从我们汽车产销量连续10年世界第一,全国汽车保有量2.17亿辆,所以产销量今后继续保持较高增长已经不现实,所以要平常心来看待这件事情。当然三四线城市和农村还有较大的潜力,旧车的更新换代也有需求,需要我们进一步提高质量、创建品牌,发展中高端产品,开拓国内外市场,也可以探讨提出政策支持的建议。

 


近日有关国6标准推迟的这个信息成为热门话题。为了节能减排、减少污染,国6新牌汽号油已经出来,好于或者等于欧6的标准,有9个省市今年确定1月1日起实行,但是由于符合国6标准的汽车不多,国产的品牌很少,因此不得不推迟到7月1日执行。这给我们汽车行业提出要求,国6的汽柴油有了,我们国6汽车能不能批量的供应,给我们汽车市场也提出了要求。建议今后做这些决定的时候要慎重决策,深入的调研。不在于早两个月、晚两个月,我们的方向肯定是对的,要加快,但是中国的国情很复杂,还是要再慎重一点。同时加快对国1、国2、国3车型的淘汰更新。


加快发展新能源汽车


2015年12月份在联合国汽车变化大会上,有13个国家和地区组成的国际零排放汽车联盟发布了一个声明,承诺2050年前推动零排放汽车的销售。随后欧洲一些国家,主要是欧洲国家,他们纷纷提出议案或者表态,宣布到什么时候禁售传统汽车,这对国内也很有影响。

 

这些国家大多数都面临着日益严苛的碳排放法规的要求,从他们的时间点开看,采取禁售的时间点,什么时候禁售?多数是在本国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占比达到一半以上。

 

如果用这个点来看,我们现在汽车2800万辆、2900万辆,新能源车100万辆,达到一半1500万辆还需要很长时间的努力。目前这些国家也没有形成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和具体的实施计划。我国是一个汽车大国,考虑到我国有关国家在汽车的市场体量、产业发展、国际化发展能力等方面,都存在着较大的差异,应该统筹考虑我国的经济形势、产业现状、环境保护、能源安全、民生保障等因素,还是要审慎研究,冷静的思考,我国禁售传统燃油汽车的问题,我觉得没有必要那么匆忙。

 


全面禁售是一个系统工程,要加快发展以电动车为主的新能源汽车,积极提升燃油车质量节油减排,工夫要下在这个方面。还要加快新能源车替代和不达标燃油车的淘汰更新,刚才说国1、国2、国3占很大的比例,同时不放松国内保有汽车的后市场服务。还要推进汽车的制造和应用相融合,我们汽车制造厂、制造企业也要搞运营,要孵化创新共享汽车绿色出行新模式、新业态。

 

要多方逐步创造产业,除了少数品种、特殊品种以外,可以分布实现燃油车被新能源的替代,有条件的城市可以先行先试。比如海南省建设国际旅游岛,对环境有高的要求,它规定要加快新能源汽车的推广,2030年要实现海南岛全域汽车清洁能源化,海南省有条件希望他们先行先试,为全国各地提供借鉴。

来源:汽车服务新享会

关注汽保协会轻轻松松就能了解行业新闻!

长按二维码点选(识别图中二维码)




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