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小说连载)孙明华 l 荷塘魅影(一)

栏目:中超 来源:蚂蜂窝 时间:2019-09-01


荷塘镇派出所副所长陈福堂被人告了,告他的非是常人,而是镇上最大的洗浴城——水族馆的小姐何美美。这事听起来虽然有些荒唐,但却是千真万确的事,整个荷塘镇都传遍了。

 

昨天晚上,何美美遭陈福堂的线人阿丘举报,被抓进了荷塘镇派出所,罚了三千块。何美美不服,一大早就跑到派出所,说陈福堂这个办案民警糊涂官判糊涂案,徇私枉法乱罚款,非让他退钱不可。

 

那天罚完款,陈福堂就请假进城去瞧病,他的痔疮犯了,再不医治怕是要肛漏了。偏到了医院手机又不小心掉进了茅坑,想换新的已经来不及了,所以并不知道何美美找他要钱的事。

 

何美美找不到陈福堂,就让派出所退钱,一把手程所长当晚不值班,并不知道详情,何美美去了几趟也没人给解决这个问题,便认为派出所故意推诿,干脆搬把椅子坐在派出所门口不走了。何美美是镇上水族馆的小姐,许多人都认识她,再加上她在派出所门口穿着暴露、搔首弄姿,很快引来众多人围观。程所长觉得有失颜面,就打电话给陈福堂,想让他过来处理此事,但打了无数遍,陈福堂的手机都无法接通,问所里人无人知晓他住哪家医院,就劝何美美先回去,待陈福堂上班再作处理。何美美俨然不相信陈福堂会住院,更不相信程所长所说的话,她当陈福堂畏“罪”潜逃了,依然固执地守在派出所门口。

 

围观的居民议论纷纷,有的说,何美美忒不要脸了,做了丑事还到处宣扬,仿佛人家不知她是小姐似的;还有的说,派出所罚钱太狠了,把小姐都逼急了,看来小姐这一行也不好做。这人就图个稀奇,待新鲜劲一过,再也无人问津了,所里联系不到陈福堂,也就没人再搭理何美美。何美美一连在派出所门口待了两天。第三天,她不见了,中午县局领导打来电话,说何美美到县局把陈福堂给告了。程所长很恼火,然后派人找遍县城各大小医院,才找到陈福堂。

 

当时陈福堂刚做完手术,正躺在病床上休养,猛听说何美美告他的事,差点从病床上摔下来,被纱布封住的伤口裂帛一样疼了起来。

 

陈福堂记得很清楚,那晚抓何美美之前,他正蹲在厕所里为他的痔疮犯愁,突然接到阿丘的电话,说水族馆有小姐卖淫,要他赶快带人去抓。陈福堂原本不想去,但想起本月的罚款任务还没完成,程所长没少给他撂脸子,旁敲侧击点了他好几回,弄得他都不敢见程所长,只好提起裤子带人去了。

 

基层派出所跟其它单位不同,民警虽然都领着工资,但上级不拨办公经费,派出所要想正常运转,全靠自劳自吃。这就好比一个大家庭,柴米油盐水电处处都要开资,没钱根本不行。一般派出所资金来源有三项,一是属地党委政府拨款,二是企业赞助,三是罚没款。党委政府拨款都是到年终,全年一次结算,也就三五万元,连食堂伙食费都不够。企业赞助得靠所领导跟人家的关系,关系处好了,人家就多赞助一些,关系处不好,人家也不尿你,一分钱不出,你也干瞪眼。当然,这还得建立在不违法乱纪的基础上,要是因为赞助款挨了处分,可是得不偿失,没哪个所领导会拿头顶的乌纱帽和饭碗开玩笑。所以,所里收入最稳妥的就是罚款,因为是法律允许范围内的正常处罚,走正规财务程序,所以很少有人因此犯过错误。

 

陈福堂之所以去抓人,还有个重要的原因,就是程所长是上月新来的,对荷塘镇的情况尚不熟悉,没法拉赞助。原先的陆所长临走前把任上的钱花得一干二净,程所长一到,账上就剩两块零两毛,不够买一包劣质香烟的,于是就给每位民警分配了罚款任务。陈福堂在荷塘派出所干得时间最长,年龄最长,他不想拖全所的后腿,更不想给程所长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 

荷塘镇原本是个小镇,距离县城不足五公里。镇四周是一片广袤的湖泊,湖泊里长满天然的莲藕和一些叫不上名的花草。一到夏季,整个湖面,荷叶田田,一片翠绿,各种花草姹紫嫣红,香飘泗溢;各种鸟类翩跹起舞,快乐长鸣。水下更是物产丰富,各种鱼虾应有尽有,整个荷塘镇的村民都是以捕鱼挖藕为生,过着田园一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祥和生活。曾几何时,城市扩建的触角开始伸向这处滩地湖泊,很多水域被填平,建起了高楼大厦和工厂,变成了鸟儿不能栖息、鱼儿无处安身、湖面越来越小、现代化商业气息浓郁的经济开发区,服务业也紧跟城市的步伐,桑拿、浴池、歌厅、洗脚城、洗头屋林立,操着南腔北调的小姐如雨后春笋般大量涌了过来,她们浓妆艳抹,招摇过市,让整个荷塘镇很快国色天香起来。

 

水族馆是荷塘镇最高档的洗浴中心,与派出所隔了两条街,驾车三分钟就能到。陈福堂带人冲进去,按照阿丘提供的线索,在三楼包间抓了两对涉嫌卖淫嫖娼的男女。陈福堂觉得这次“扫黄”行动十分成功。回到所里,就极其认真地进行讯问。

 

对这类事件,陈福堂讯问很有一套,只几个回合,一对很快就承认了涉嫌卖淫嫖娼的事实。但在讯问另一对时,却卡了壳,两人均不承认有卖淫嫖娼的行为,尤其是何美美,始终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,陈福堂十分清楚地记得审讯她时的情景。

 

“姓名?”

 

“何美美。”

 

“户籍是何巧灵咋成了何美美?”

 

“我改名了,现在他们只叫我何美美。”

 

陈福堂咳了一声,他知道要是不查询公安网落实她们的身份,没哪个卖淫女肯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,就没再作计较。

 

“家住哪里?”

 

“你们网上不写得一清二楚吗,还问。”

 

“我要你亲口说。”

 

“清扬镇风水村。”

 

“知道为啥把你带到派出所吗?”

 

“不知道。”

 

“嗯?”

 

陈福堂不由抬头看了何美美一眼,发现何美美除了穿着打扮像个小姐,说话的口气和清纯的面容一点都不像。这样的女孩咋做了小姐呢?他很为何美美干上这一行感到惋惜,但他还是一拍桌子,“你老实点!”

 

“我老实着呀。”何美美一点也不悚陈福堂,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显得很无辜。

 

“那男的都承认了,你还狡辩?”陈福堂说。

 

“他承认什么啦?”何美美说,“说我跟他做了那事?简直是胡扯。你把他叫过来,我当面和他对质。”

 

“既然你没跟他做那事,为何进包间,还呆那么久?”

 

“进包间就非得干那事?我给他做按摩。”

 

陈福堂知道,水族馆做按摩有专门的区域,就冷笑一声说:“做按摩不在大厅,非得进包间?”

 

“客人要求去包间,我有什么办法。”

 

……

 

作者简介:孙明华,男,1974年生,安徽省宿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,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荣获宿州市杰出作家称号,宿州市第一届、第二届“文艺奖”获得者。。曾在《福建文学》、《雨花》、《小说界》、《清明》、《啄木鸟》、《作品》、《章回小说》、《今古传奇》、《安徽文学》、《短篇小说》、《百花园》、《东方剑》、《海燕》、《椰城》等近百种文学期刊发表中短篇小说三百多万字,作品入选《作品与争鸣》、《小小说选刊》、《微型小说选刊》、《警察文摘》等及二十余个年度选本,三十余次获省级以上奖项,其中长篇小说《暗害》获第九届金盾文学奖。出版和发表长篇小说《暗害》、《杏花殁》、《一线辅警》,纪实文学作品集《印痕》、《血色村庄》、二十二集电视剧《青石坡》等。现供职于安徽省宿州市南关派出所。

 



 



编辑团队

古风    郭昌林 立青 黄昏雨   山林散木

 

1.自2018年7月1日起,作品一经推出,计基础稿酬20元,一周时间为限,包括基础稿酬在内,点击量上2000付稿费50元;3000以上80元,3000阅读以上每增加1000阅读加15元,500元封顶。特殊情况另计。以微信红包方式发放。作者作品发表后请加主编微信号:chinasalon(加时请备注“重头戏),由其邀请加入重头戏群,一周后发作品链接给其主编结算稿费。另,本平台可在文章末设置作者的微信收款二维码,读者赞赏不经过平台,直接进入作者微信零钱包。(作者自愿)

2.为答谢广大作者的支持,平台新辟不定期《作者舞台》栏目,供作者作品个人展示,作品来源:在未过二审的作品中选取。本栏目原则上无稿酬,仅供个人才艺展示、宣传,但对每月阅读量(800以上)前三名作者各奖励40元(凡不同意在此栏目发表者,请在来稿中特别注明)。

3.关于投稿:平台审稿周期为一个星期,一周内发二审用稿通知,投稿一周后无任何通知即可另投。作者投稿请附个人近照一张(自愿),同时附上作者简介及微信号,以便编辑联系。

 

法律顾问:刘律师,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。国家知识产权贯标辅导员,越秀版权基地维权专家委员会委员。曾在国内大型知识产权事务所工作多年,期间担任专利代理人、商标代理人、团队经理,擅长处理知识产权案件及合同纠纷。

地址: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6号周大福金融中心10/29楼

电话(微信)15920921813





相关文章
评论
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
头条推荐
最新资讯